frank20110805 / 文章 / 1965年下连当兵的回忆/65323陈正明

0 0

   

39suncity.com

原创
2014-07-24  02tyc.com

本文地址:http://dtj.288msc.net/content/14/0724/00/2130288_396798873.shtml
文章摘要:39suncity.com,势力知道了呦正是身后"msc753.com"袁一刚一步踏出但真正让烦恼距离。

 标  题: 您的文章《1965年下连当兵的回忆/65323...》已被360doc选入频道

发件人: 系统管理员

时  间: 2014-07-25 16:00:04

馆友frank20110805:

您好,您的原创文章1965年下连当兵的回忆/65323陈正明已经被360doc个人图书馆采纳,您可在阅览室中的“精彩原创”栏目下看到自己的文章,360doc代表全体馆友感谢您对“精彩原创”栏目的奉献和支持!

1965年下连当兵的回忆/陈正明

       八一建军节87周年就要到了,我总在想写点什么,因为在我的“革命生涯”中曾经参过军,而且亲身体验到解放军确实是一个革命的大熔炉,在部队尽管时间不长,确实受到较大的锻炼。

       19657月,我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炮兵工程学院(总字150部队),分配到365323班。经过4个多月的入伍教育,我亲身感受到部队的“三八作风”的熏陶,特别是政治空气浓厚,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氛围。行动要求军事化,作息按时间播放军号---起床号、集合号、熄灯号等。整理床铺,被子要叠成“豆腐块”。上操上课、一日三餐、开会听广播等均要列队去,还要边走边唱革命歌曲(军歌)。

       参军入伍我至今忘不了就是“下连当兵”这一段近乎“传奇式”的经历。按照部队多年传统和学院统一安排,新生入伍教育结束后全体学员要到野战部队参加当兵锻炼。我们3100多个同学安排到江苏淮阴(当时叫清江)6306野战部队的下属连队。在10月下旬的一天半夜,在班主任、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乘坐小火轮,从南京下关码头顺江而下,至扬州沿京杭大运河北上,第二天上午到达淮阴,部队派人接船,用大卡车送到各个连队,路上跑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班10名同学分到一个高射炮连队(代号叫14连)。

           14连地处苏北淮安乡村僻野的一个丘陵上,丘陵最高处有四门37毫米仿苏制高射炮交错分布,各炮间隔十多米远;丘陵中部建有五、六排干打垒似的简易营房;丘陵下面是一条小河流,生活用水则靠人用水桶挑。营房里没有电灯,只有蜡烛、煤油灯和手电筒照明。沿小河边有一溜菜地,据说是战士们开辟的,他们大都来自农村,种菜对他们来说只是“小菜一碟”。每天有卡车到连队,送来文件、信件和生活物资等,带走战士们的信件。。。野战部队的生活比较艰苦,信件是战士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         连长、指导员好像有30多岁,年富力强,在训练和政治工作中要求非常严格,我亲眼见到他们批评人很凶,但一般在下面对人也和蔼可亲:和战士们掰手腕、打篮球、下河摸鱼、帮厨包饺子。。。排级干部除排长外还有司务长,司务长很辛苦,主管全连150人的吃喝拉撒睡和后勤供应;炊事员更是首当其冲,特别是野炊,少不了这些“戴绿帽背黑锅”的无名英雄,以后再叙。班长必须是战士中的党员担任,表率作用十分明显,战士们的枪是半自动步枪,班长则使用56式冲锋枪。据说军官是发工资的,连长、指导员每月780元,这在当时来说应该是不低的;战士实行供给制,每月发津贴费67元,身处偏僻乡村也用不了,有的积攒下来寄回老家。

          以上是野战部队14连的基本情况,可惜没有留下一张照片。下面根据回忆说一说我在14连的几点最深切的感受:



          37高炮发射炮弹口径为37毫米,射速每分钟320发,有较好的机动作战能力,当时对付低空慢速飞机(特别是轰炸机)比较有效。江苏淮阴地处东海前沿不远,常常有美蒋P2V飞机骚扰。部队每日训练,意在防范、择机击落敌机。

         高炮下部有直径1.8米的圆踏盘,上面有五人操作:一炮手360度水平操作(负责横坐标);二炮手高低10-85度仰角操作(负责纵坐标兼管脚踏开炮按钮);三炮手负责手摇跟踪飞机的实时距离;四炮手负责手动模拟飞机航向;五炮手负责压炮弹进炮膛;我是六炮手,在地面上紧跟五炮手,负责递送炮弹,一只弹夹上有5发,提2只弹夹40多斤。当然训练时只能使用假弹,实战则换上真弹。如此六人协调操作一门高射炮就很不容易,更何况还有附近的测距手报距离、指挥员下达开炮命令等,只要其中一人有误就会功亏一篑!

 

          每天训练完毕,必须对高射炮进行保养,俗称“擦炮”。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,每个部件都要仔细擦拭、上油,特别是炮管内膛线要擦拭仔细,不允许有一点锈迹。实战中,炮弹弹头在火药产生的高温高压气体推动下,由弹带引导,在膛线中高速旋转后射出炮口,如果膛线有问题,轻者会造成卡壳,严重的可能发生膛炸事故。擦炮完毕还要给高射炮穿上炮衣。广义高射炮保养还包括对炮弹、教练弹、弹夹、轮胎、光学瞄准器具、测距仪器等的保养。


          炮连地处荒郊野外,没有围墙,方圆45里见不到人烟灯火,所以安全保卫工作十分重要,由各班战士轮流站岗。我们来后不久也加入了站岗队伍。战士站岗,白天每人每次4小时,晚上则2小时,背着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。班长轮值往往通宵达旦,负责查哨和叫人换岗。偶尔也有连、排干部查哨、查铺,帮睡觉不老实蹬掉被子的战士重新盖上。

          我的第一次站岗是在一天的下半夜:睡得正香时,感觉有人在轻轻推我,耳边隐隐约约听到班长轻轻的叫声:“小陈,换岗”!我立刻惊醒过来,答到:“好,知道了”。摸黑急急匆匆穿好衣裤鞋袜,戴上军帽,和班长一起去换岗:互敬礼、接枪上肩、接过手电筒、2发子弹装进上衣口袋。子弹是真的,事先知道除了万不得已,不能上膛,以免走火。

          第一次站岗还真有点紧张,四周黑区玛区的,深秋凉风习习,不由得竟打了一个寒噤。我背着枪在炮阵地中巡走,警惕地睁大眼睛四周环顾,不时摸一摸口袋里的那2颗子弹,光光溜溜的,再看看枪上尖尖的刺刀,寒光闪闪的,心里就不那么紧张了。

          第一次站岗,想到全连包括4门高射炮由我来守卫,一股自豪之情油然而生;我还想到了远在武汉的爸爸妈妈和亲朋好友们,此刻一定正在睡梦中。。。不知不觉2个小时的站岗就这么过去了,换岗后回班里接着睡,一觉睡到起床号响。以后的多次站岗,在大雨中穿着雨衣雨鞋,还得注意保护枪、弹不被雨淋湿;深夜站岗曾偶遇一只狗獾子哧溜一下穿过炮阵地,着实使我虚惊一场。。。


           每天晚上700,连队组织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,半个小时,有时还组织分班讨论一下,不讨论时就教唱革命歌曲。歌曲是指导员亲自挑选的,用毛笔抄在大白纸上,挂上大黑板,一百多名战士黑压压一片端坐在下面,由我来一句一句教唱,如:

     《当兵为什么光荣》

       当兵为什么光荣,

       光荣因为责任重,

       当兵为什么光荣,

       光荣因为不怕苦。

       紧握钢枪,

       擦亮眼睛,

       保卫四化建设,

       保卫各族人民,

       保卫社会主义,

       把守着祖国的大门,

       这就是革命军人的光荣。

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
  《海岸炮兵之歌》

       海岸炮兵勇敢坚定,

       日夜监视着敌人动静,

       祖国把海岸交给我们,

       海岸就是我们的共同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哎嘿,

       我们的心像浪花一样地翻腾,

       我们的眼睛在浓雾中也能看清,

       为祖国奋勇战斗,

       要叫敌人在我们面前下沉。
       。。。。。。 

          每逢连队集会,几个班都要轮流进行拉歌比赛:“X X 班,来一个!”“唱得好不好!”“再来一个要不要!”。。。粗大嗓门的拉歌声、呱唧呱唧的鼓掌声,此起彼伏,场面很是热烈!

          晚饭后至收听广播前,连队允许战士们打打篮球或扑克牌、掰手腕比赛,自娱自乐。有时连长、指导员也参合进来,这时只管放心玩,不用担心吹“紧急集合”号!


 

           连队从实战训练出发,时不时就搞点紧急集合,只要一吹急促的紧急集合号,不管你在干什么,都要立马终止,即使在茅坑蹲点也要提前擦清屁眼,火速到营房着好装、打好背包(军被军褥军毯叠成豆腐块,用背包带井字型捆绑、上肩)出门集合列队,前后不得超过2分钟。有快的战士仅仅只用55秒钟,受到表扬,究其经验是平时就养成衣冠整齐、打背包采用“滚打”,三下五除二,不超过一分钟。可惜我当时没有学会“滚打“,不过还好,总是在140秒左右。然而动作较慢超过2分钟的战士则受到点名批评。有时紧急集合后连长命令,继续沿阵地前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快速跑步23公里,这时背包没有打结实的战士就出洋相啦,满头大汗、灰溜溜地夹着松散的背包回去写检讨。

          白天或傍晚紧急集合情况还好,大家(即使是老战士)也最怕下半夜吹紧急集合号。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,必须摸黑穿衣裤鞋袜打背包,实属不易,全凭手掌手臂的感觉和真功夫。为此,有的战士还养成了睡觉和衣而睡的习惯。


          196511月上旬。为强化军事训练,根据上级安排将在洪泽湖附近举行空军、炮兵、探照灯部队等多兵种协同实战演习。各炮连除了留下少部分战士守营房,大部分官兵都要参加实战演习,而且每连要挑选一名下连当兵的学员参加演习,我有幸被选中。

          说走咱就走,打起背包就出发!当夜,我们爬上草绿色的帆布棚卡车,每辆卡车后面拖挂一门穿炮衣的37高射炮,威武得很。连里车队开上公路不久,汇入沿途无数兄弟连队的炮群车队,浩浩荡荡向洪泽湖进发。只见那耀眼的车灯一双接着一双,蜿蜒连绵数公里,一眼望不到边。夜间缓慢行车56个小时后,第二天拂晓才到达洪泽湖岸边预定位置。

          虽然行军一夜,还不能休息,命令下达,要在50分钟内修筑各自的炮阵地:平整地面并夯实、安放高射炮就位,炮管与地表水平面必须成45度角;周围要垒起直径5米、高1米、厚半米的圆弧型土墙。据说是一切按实战要求,构筑土墙既可作为防御工事打击来犯偷袭之敌,也可以防御敌机子弹、炸弹及敌炮炮弹碎片,最大限度减少伤亡。紧张忙碌几个小时,炮阵地陆陆续续完工。哇!洪泽湖畔,几百门高射炮纵深排列得整整齐齐,炮管仰角严格45度,齐刷刷直指蓝天,这么庞大的炮群,我从未见过,真是壮观!

          不知不觉到中午开饭了,炊事员送来香喷喷的锅巴饭和大白菜炖肉。原来,我们在紧张构筑工事时,他们也在紧张地准备百十号人的午饭,戴着绿帽的炊事员们,背着大黑锅,寻找地方挖地灶造饭。燃料嘛,则是四处捡来的枯枝败叶、芦苇草等,他们个个脸庞熏得漆黑,微笑时露出一嘴的白牙格外显眼。

          第二天各炮连紧张操作训练,测距员的报数声、压假弹的卡啦卡啦声、指挥员发出的“瞄准”“开炮”声,此起彼伏、不绝于耳,好不热闹。为观察弹迹以便修正射击参数,有战士“发明”在炮管上绑上转盘轻机枪,使用细钢绳将机枪扣手与高射炮击发按钮链接起来,训练中,二炮手踩动按钮“开炮”,哒哒哒哒,一连串红的绿的机枪曳光弹射出,弹道轨迹清晰可见。

          第三天夜晚,没有月光也没有云,天空漆黑一片,联合实战演习拉开序幕。炮手们各就各位,千百双眼紧盯着洪泽湖方向的天空,听不到一丁点声音。忽然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沉闷的声音,越来越大,随着一声“来啦!”,人群开始骚动起来。。。那沉闷的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,逐步变成了飞机的隆隆声。说时迟,那时快,突然,四周同时射出了78条探照灯光柱,像一把把利剑直刺天空,很快就扑捉到一架轰炸机并随飞机移动追光,其中几条光柱迅速移到飞机后面的拖靶——一架飞机模型上。拖靶模型可能涂满银粉,在交叉探照灯光柱照射下格外耀眼。“50。。。40。。。30。。。”测距手报出一串串数据;“瞄准目标!”“装实弹!”指挥员发出指令;轰炸机即将越过头顶时,拖靶正好在天空65-80度仰角处,这是瞄准射击的最佳区域。“开炮“!随着一声令下,无数曳光炮弹纷纷腾空而起,射向拖靶,在浩瀚的夜空画出一道道色彩缤纷的轨迹,就像是节日燃放的灿烂礼花。还见到阵地上高射炮的炮口火光闪闪、闻到空气中弥漫的刺鼻硝烟、听到隆隆的炮声巨响,震耳欲聋。


 

          我正想着,这么多的炮弹射向拖靶不中,必按抛物线轨迹掉下,岂不会炸伤下面的人?这时,拖靶周围上下左右的天空陆续出现一个个非常耀眼的白色光点,一闪即逝,不一会就从远方传来一阵阵炒豆般的爆炸声。原来,炮弹出膛后高速旋转,在巨大离心力作用下,引信保险与延时自爆装置同时打开,引信如没有碰到目标不会炸,但是延时装置(7秒后)会自动引爆炮弹。因射击仰角限制,炮弹碎片只会落在洪泽湖内(相信有关方面会提前通告并戒严危险区域)。拖靶越过85度仰角后就不能再开炮射击了,更不能将炮水平翻转180度追击,因为投影关系,这时打拖靶有可能打到飞机,绝对禁止。

          第一轮实战射击没有打下拖靶,飞机就拖着拖靶从远处绕行了一大圈回来,实弹射击则重新开始。结果第二轮也没有打中。在第三轮实弹射击中,不知是哪一门炮打中了拖靶,木质拖靶起火燃烧徐徐坠入洪泽湖中,顿时全场上千官兵欢欣雀跃,发出阵阵欢呼声。探照灯追送飞机离开后陆续熄灭。与此同时,高炮群阵地中央预留的空地上挂起了巨大的电影银幕,按照惯例,只要打下拖靶,军部电影队就要放电影慰劳全体官兵,以示庆贺!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bet36游戏轻松月赚百万 sun516.com 凯撒皇宫现金直营 趣赢娱乐现场真人 sun569.com
    am56.com msc883.com pj20.com 936msc.com 863msc.com
    sun191.com yh29.com sblive43.com 231msc.com 539sb.com
    优博注册网站 44kcd.com 申博娱乐登入 38pj.com tyc54.com